欢迎来到文案迷,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广告文案、广告词、广告语的网站。

苍穹之下 第二集:雾霾是什么 危害

2017年02月22日   相关:大气污染 环保 柴静ChaiJing
雾霾是什么呢?我有时候会把灯关掉,我想看一看我知道PM2.5就存在这当中,它们是一些空气动力学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所以它们才能折射大量的可见光,留给我们一个能见度很低的时间,但是我看不见它,因为肉眼能看到的颗粒物,最小的也是它的20倍,换句话说,这是一个看不见敌人的战争。
 
  只有一个办法,我能把它拽在眼前,就是这个,这是一个PM2.5的采样仪,我可以把一个非常干净的采样膜放在里面,然后我就背着这个仪器24小时。
 
  这是那个采样膜最初的样子,对吗?24小时之后,它是这样的,如果我不对自己跟孩子加以保护的话,所有的东西都会呼吸进去,它有多少呢?305.91微克每立方米,谁也听不懂这个数字对吗?我们只能比较它,这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这个是美国的,这个是欧洲,这个是中国,那么我们在当天呼吸进去的是多少呢?几乎是中国标准值的五倍,但这只是一个听上去有一点耸动的数字而已,我很想知道那个采样膜的里面,到底是什么物质?
 
  我就请北大邱兴华博士给我做了一个测试,他分析出来的结果是这样,当中有15种致癌物,其中世界上最强的致癌物(之一)苯并芘,它是国家标准值的多少倍呢?14倍。
 
  我不太相信这个数字,因为你记得吗?刚才那个片子里面,当我站在孝义,四五个焦化厂中间的时候,我呼吸的苯并芘才超标9倍,现在我在一个国际大都市的中心,举目四望我根本看不见工厂跟烟筒,我怎么可能超标14倍呢?邱博士自己也怀疑了,他说不太可能这么高吧,我再算一次。
 
  第二天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没错就是14倍,大量的样本显示,有很多人比你更高,超标20倍,所有这样致癌物都附着在就你刚才看到的那个黑色的采样膜的表面,这种叫做黑碳的物质上,它非常小,只有0.2微米,但是它是一个锁链的结构,所以如果它打开的话,两克黑碳能有多大?能有整个篮球场那么大,所以它可以吸附很多的致癌物和重金属,在中国这样的黑碳有多少呢?这是2009年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做的一个测算。
 
  那个紫得发白发亮的地方是中国,(黑碳)它像幽灵一样在我们的上空飘荡,所以我就去找了北大,我知道他们有一个实验室,我说能不能当一个志愿者,你把我放在一个高浓度的实验舱里面,测试一下我的身体反应,这样我可以告诉大家,他犹豫了一下对我说,不好意思,这个实验没法做,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你知道每一个实验,都需要一个伦理安全值,这个安全值要保证受试者不能受到太大的伤害,但如果我设定这个值的话,外面大气比里面实验舱的空气(污染)浓度还要高。
 
  换一句话说,就是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终生暴露的实验舱里,它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北大换了一种实验方式,他们就直接测试,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身体的反应,长达一年,我自己也参与和体验了这个实验,这是我得到的结果,我自己有呼吸道炎症,是易感人群。
 
  细颗粒物会影响呼吸系统增加气道炎性反应,还会增加进一步影响心血管系统,超细颗粒物升高跟心脏供血能力降低有关系,这段话我念都念不通,因为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在科学家的帮助下,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动画。
 
  解说:我是PM2.5,我的弟兄很多,多环芳烃、各类重金属,每一个都带着利器,在攻击人类的闯关游戏里,我很少失手,第一关,鼻孔,鼻毛和鼻涕能挡住外来异物,90%直径大于10微米的颗粒物,都在这里阵亡,但挡不住我。
 
  第二关,咽喉,上呼吸道纤毛一秒钟煽动20次,但我身体轻盈,气管平滑肌受到刺激收缩,试图阻挡我,这是自取其辱。
 
  第三关,下呼吸道,这里有像倒长的大树一样,密布的支持管是我们最好的滑雪道。
 
  我们一路跟白细胞、淋巴细胞等交手混战,人类因此引发各类炎症,我们的大部队最终到达树杈尽头的肺泡,人类的肺泡有3亿多个,我们一旦挡住肺泡,人类就喘不过气,但这里有我们最可怕的敌人巨噬细胞,它们专门吞噬异物,号称体内清道夫,这是一场恶战。
 
  但我们人多,而且有难以分解的内核,加上重金属的毒素,巨噬细胞很难消化,容易细胞器破裂而死,人类的免疫力就是这样下降的。
 
  我们还有一组刀锋战士粒径小于0.5微米,可以穿过肺泡膜植入入血,沿途损伤血管内膜,让人血管变窄,血压升高,引发血栓,我们甚至可以通过肺循环来到人类的核心中枢,向你们的心脏发起总攻,造成心肌缺血、损伤、心律紊乱,引发心梗。
 
  颤抖吧,人类,你们的每一口呼吸,我都在。
 
  柴静:这个是中科院给我们提供的测算,这个复杂的图表显示的是,当PM2.5的值升高的时候,人群的死亡率是随之上升的,这个趋势的测算很多科研机构都做过,我看到中国的前卫生部部长,陈竺的测算结果是,在中国每年因为大气污染,过早死亡的人数是五十万人,在这场跟人类的战争当中,我们最脆弱和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就是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父母,这些小孩大都才两个多月大,还没有出过门,但是已经得了肺炎,他们在接受雾化治疗,那么他们的父母让我拍下他们,怀疑是重雾霾期间因为没有防护导致的,但医生跟他们说,我只能给你诊断为不明原因肺炎,因为我们还没有,目前的流行病学调查
 
  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数据是这样的,在2013年1月份,重雾霾期间的时候,我们整个国家有二十七个城市,都出现了急诊人数的爆发性增长。
 
  有的时候我们小区的妈妈们,会聊起这件事情,有一个妈妈就问我说,可是他该怎么办呢?要不要把小孩尽快地送到雾霾天里面去,让他们锻炼锻炼,适应适应,说是不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曾经空气污染严重地区洛杉矶的一位预防医学专家告诉我们到底把小孩暴露在高浓度的空气里面能不能够产生适应性。
 
  Edward Lawrence Avol:我不认为有任何信息表明,让孩子多暴露在空气污染中,能帮助他们产生“适应性”,如果让他们暴露在污染中的第一天,他们受到一部分功能损伤,他们暴露的第二天,他们的损伤,没有第一天那么多,但这不是因为他们有了“适应性”,而是他们已经失去了这部分功能,损害已经发生,目前世界各国的研究表明,在更干净的地方长大的孩子的肺生长制度比污染地区长大的孩子要快,年幼时发育不全的肺功能,很可能导致成长后的肺部疾病,所以,在孩子还在发育生长的时候,对空气质量做点什么,你可以让他的人生因此改变。
 
  柴静:这是我们家楼下,前两天雾霾严重的时候我拍的,当天AQ(空气质量指数)已经超过了五百,严重污染,可是,我楼下这个小学孩子们还在打球、跑步、玩耍,在运动的时候,人们的呼吸量会增加五到十倍,然后我看着他们,我意识到说,我不可能一直保护我的孩子,总有一天她要到社会当中去,呼吸是没有办法选择,也没有办法逃避的,你的每一口呼吸它都在。
 
  一个成年人像我们这样的人,每天要呼吸大概两万五千次,天长日久,日积月累,这些东西在我们的肺里面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非常感谢在北京肿瘤医院,有一位患者和医生同意我们拍摄记录了这一场手术,她是一个早期的肺癌患者,她是一位女性,五十多岁,在医院的财务室工作,她跟家人都没有吸烟史。
 
  医生:这些黑色每个人都要吸进去,咱们也一样。
 
  记者:这个人抽烟吗?
 
  医生:这个人不抽烟,但是她是X市的,是你们老家的,空气,空气质量不怎么好,对,不干净,所以这(可能)是大气里面的东西,人类只有肺的淋巴结是黑的,就是因为人的肺吸了很多粉尘,淋巴系统是人的免疫功能,免疫功能就是防疫功能。
 
  记者:当这个黑色的物质在上面沉积之后,影响它对癌细胞的阻拦吗?
 
  医生:所以是不是已经把它的免疫功能已经锻炼得疲劳了,所以你看今年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呢,已经把肺的慢性疾病划为肺癌的高危因素之一。
 
  柴静:让我们非常安慰的是这场手术很成功,所以患者在肿瘤摘除之后,基本可以康复,医生就把这个黑色的淋巴结,这下来之后拿给她的家人看,那家人问,那您能告诉我,到底我人为什么会得肿瘤?他说我只能根据我的临床的经验和推断告诉你,我怀疑是空气污染,世卫组织告诉我,颗粒物是被列为人类的一级致癌物。
 
  我听他说的时候我有一个疑问,如果是肺癌的话,肺癌应该有一个潜伏期,它起码应该在十年左右,可是雾霾我们这两年才听说,对吗?
 
  那怎么会这么快就能够导致肺癌呢?我就向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提出了一个申请,能不能你们把这十年来,华北上空的卫星图片发给我,这是我收到的,2012年北京的上空,2011年12月的北京,2010年华北上空,2009年华北上空,再看看十年前,2005年的华北,可是我不能相信,因为我就在华北天空下生活,这十年来我怎么没有觉察到雾霾的存在。
 
  我就去找了我们国家奥运空气质量保障小组的组长唐孝炎院士,她给了我这条曲线,这是2004年,十一年前,那时候我们还没有PM2.5的检测,但我们有PM10,她说根据当时的估算,那个时候在污染期的话,PM2.5可以达到三百到四百,属于今天的严重污染,我问她我说,难道我失明了吗?2004年我在北京。
 
  她说你看看这张照片吧,那是什么?我说那应该是霾吧,那我怎么不知道呢?她说你再查一下,当天新闻报道的标题,首都机场因雾出现近年最严重的航班延误,那个时候我们一直认为那是雾,我们一直把它叫做雾,所以看到这张照片,作为曾经的记者,我的内心是有自责的,因为那些年里面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在报道各类的污染事件,但是我一直认为,好像我听到矿山的炮响才叫污染,我看到工厂的烟筒才叫污染,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们生活在都市中心的人,我们每天看到的天空,那就是污染,我那个时候已经不再是记者了,我早就是当事人。
 
  但我还有一个疑问,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小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烧煤油炉子,对吗?我们每天晚上都在呛人的味里睡着再醒来,我怎么没有听到那时候很多人得肺癌呢?
 
  一直这个问题,到我认识了我们国家从事这个研究三十多年的何兴舟教授,他才给了我一本资料,我国二十六城市,大气污染与居民死亡情况调查,1976到1981,为了让大家看清楚,我把它的结论打在屏幕上,很简单,那个时候的大气污染,已经跟居民的肺癌死亡率分布一致,那个时候的大气污染就是煤烟性污染。只不过这份材料在当年一直是内部资料。
 
  解说:人们在当年并不是没有闻到呛人的味道,但煤炭带来的温暖和能量,在当时更重要,1980年前后,北京市内有三千七百家工厂,对一个充满发展渴望的农业大国来说烟筒,被认为是进步的标志。
 
  电影《钢的琴》:在有的人的眼里,它就是两根烟筒,在有的人眼里,它是回家的坐标。
 
  解说:我们对污染远远缺少经验,认识和控制技术,主要污染物没有制定标准,燃煤量虽然远不如今天,但排污量巨大,从科研机构的PM2.5站点数据来看,2006年年均PM2.5浓度要高于今天
 
  就在这一年,中国提出节能减排,设立二氧化硫等重要排放标准,此后,主要大气污染物开始整体下降,但是对能见度能够产生影响的细颗粒物增加了,极端重度污染天数增加了,人们对于污染感受强烈。
 
  经济发展给中国人带来寿命的增长和更多疾病康复的机会,但是,空气污染的风险得到凸显,过去30年来,我国的肺癌死亡率上升了465%,虽然吸烟和老龄化,仍然是这个数字的主要因素,但细颗粒物明确的致癌风险,越来越得到重视,2012年,PM2.5被列入监测范围,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随着收入增加,信息透明,人们对环境的期待越来越高。
 
  柴静:一个人,别说人了,一个活物应该怎么活着地春天来的时候门开着,风进来,花香进来,颜色进来,有的时候你碰到雨或者碰到雾的时候,你会忍不住想要往肺里面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能感觉到那个碎雨的那个味道,又凛冽,又清新,秋天的时候你会想跟你喜欢的人一起,就一个下午什么都不干,懒洋洋的晒一会儿太阳,到了冬天,你跟孩子一块出门,雪花飘下来她伸着舌头去接的时候,你会教给她什么是自然和生命的微妙,但现在呢。
 
  这一年每天醒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看一下手机上的空气质量指数,用它来安排我一天的生活,我就靠盼着一点西北风过日子,我戴着口罩逛街,我戴着口罩购物,我戴着口罩去跟朋友见面,我用胶条把我们家门窗,每个缝都给它粘上,带着孩子出门打疫苗的时候,她冲我笑我都会感到害怕。
 
  说实话我不是多怕死,我是不想这么活,所以每次碰到有人问我说,你到底要干嘛做这件事情,我只好简单地告诉他,这是我跟雾霾之间的一场私人恩怨。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手工码字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链接:http://www.wenanmi.com/wenan-226.html
上一篇:苍穹之下 第一集:引子 动机
下一篇:苍穹之下 第三集:复合污染 燃煤+燃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