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案迷,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广告文案、广告词、广告语的网站。

苍穹之下 第四集:煤怎么了?

2017年02月22日   相关:雾霾 环保 柴静ChaiJing
    柴静:全世界都要烧煤和油对吗?我们的煤怎么了?你们知道中国烧了多少煤吗?2013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三十六亿吨了,但你知道全世界其他国家烧了多少煤吗?我们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加起来烧的煤还要多,上一个达到过这样消费量的是1860年的英国,但在这之后,他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解说:在南威尔士被废弃的矿坑深处,埋藏着英国工业时代的心脏,它曾经驱动过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也给这个国家带来一场,可怕的黑色灾难。
 
  这四根烟筒103米高,他们是英国工业时代巅峰时期的象征,巴特西火电站,1930年代它建成的时候,它每个星期大概要烧掉一万吨煤来维持伦敦五分之一的电力,伦敦几乎可以说是吃煤为生,从火车、轮船、铁、钢、日用品,整个伦敦就像是有上百万座微型的火山,正在喷发,因为烧的是大量的劣质煤炭,而且是低空排放,家庭壁炉的烟囱,带来的污染,是工业的两倍。
 
  在漫长的岁月里面,伦敦已经被煤烟浸透了,人们戴着口罩上学,戴着口罩购物,戴着口罩遛狗,戴着口罩亲吻。
 
  灾难来的那天,是1952年的12月5号,冷空气横跨了英吉利海峡,覆盖了整个泰晤士河的河谷,把煤烟控制在了云层之下,办法扩散。
 
  视频片段:毒雾正在逼近,市民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
 
  解说:人们走在大街上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脚,甚至要靠盲人来领自己回家,交通警察用大灯照着自己,免得被车撞倒,全伦敦,一片死寂,你只能看到救护车,因为他们要运送那些生命垂危的人,但是他们走在街上只能靠前面有人拿着火把来为他们照明。
 
  前前后后,在这场大烟雾中死去的有一万两千人,死者的肺部组织切片,经过检验被确认他们似于长期吸入烧煤产生的黑炭和短时间内吸入的高浓度的含有重金属的颗粒物。
  清洁空气联盟的测算显示,伦敦当时空气污染的程度可能远超中国当下,虽然当时并没有PM2.5的检测,但是大烟雾事件发生时,二氧化硫的浓度超过世界卫生组织标准的190倍,比中国PM2.5超标的倍数高出一个量级。
 
  柴静:所以在1960年代在这个大烟雾事件发生完之后,其他的国家,纷纷开始减少和控制自己的煤炭用量,但当时恰逢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始,这个已经封闭了多年和落后了多年的国家,迫切地需要一种巨大的能量能让自己起飞,它的选择是煤炭,这是它增长的曲线。
 
  能跟随我们其后的是现在的印度,印度很快会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煤炭消费的国家,而且印度的工业现在对重要的污染物的排放,还没有规定的标准,印度也是世界上空气污染非常严重的一个国家。
 
  那中国这么多煤用在了哪儿呢?2013年的这三十六亿吨我们可以看一下,它其中三亿八千万吨烧在了京津冀,而在三亿八千万吨当中,有三个亿烧在河北,我觉得很意外,因为我一直觉得是我们山西人才烧煤,河北什么时候烧成这样了,清华的郝吉明院士告诉我说,你听每听说过,全世界钢铁产量排名。
 
  他说是,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美国第四,还补了一句说,唐山瞒报的产量第五,用煤多,工业多,不一定代表污染吧,别的国家业用钢啊,他说你去一趟唐山看看就知道了,所以去年的十月份,我就跟环保部的华北督察中心,一起带着无人机去唐山,想去巡航一次。
 
  张大为:那有一股烟看见了么,现在是雾霾太大不清楚。
 
  柴静:现在这天气,都看不太清。
 
  张大为:那个看着点后面,有没有人过来。
  柴静:现在闻到这个特别呛的二氧化硫的味,应该就是烟尘。
 
  张大为:现在我们可以看,从边上漏出来的烟尘非常的多,这些烟的话,都通过无组织排放,最后都排放到大气。
  柴静:除尘罩怎么不开啊。
 
  员工:开着呢。
  柴静:开着那怎么这么大烟尘呢。
 
  员工:开着呢,往上吸呢么。
  张大为:我靠,下面是什么你看,我下去确认。
 
  柴静:这绝对是职业生涯中最惊险的一幕,天哪,太吓人了。
  张大为:停停停停停。
 
  柴静:掉下去人了。
 
  当时掉下去的就是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这个巡视员张大为,我们当时都吓坏了,就因为这个工厂里头,夜里头没有灯,也没有任何警示,这儿有一个差不多三米深的坑,里面都是钢筋跟水泥,大为想下去看一看,到底这个地方有没有排污,结果就掉下去了。
 
  幸好没有受太大的伤,然后我们就把他连夜送到医院,又送回北京,但最让我意外的是,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这么多坚信,我们也明明拍到这些排污的证据了,最终这个企业没有受任何处罚,我问大为为什么?他说你去问问我的领导吧。
 
  熊跃辉: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钢铁企业,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环评法甩在一边不用,就是一直通知停止审批,不管你合法的,不合法的都停止审批,真正的破罐子破摔的就是黑户,监管部门都不想去触及这一块,关的了吗?你取缔的了吗?
 
  柴静:怎么关不了呢?
  熊跃辉:你开玩笑,一千万吨钢是多少人就业,十万人就业,河北的钢铁是到了什么程度?已经到了你取缔不了的程度。
 
  柴静:一个地方有大量的工业重工业,布局集中,消耗大量的煤,而且还没有办法很好地控制污染,同时还无法取缔和关停会是什么结果?我有一个好朋友叫老郝,也是我当年《新闻调查》的同事,十年前是她跟我一块去山西拍的污染,她知道我们家是临汾的,有时候会发张照片调侃我,说听说你们家现在是全球污染城市之首。
 
  我也无可奈何,然后十年之后,我就把这张照片发还给了她,再看清楚点,为我市退出全国七十四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倒数第一而喝彩,这是他们家河北的标语,很遗憾的是这个城市(三个月后)又反弹回了第一名。
 
  但这种玩笑真的,是让人心酸,而且对于一个居住在北京的人来讲,只要偏南风一吹,从河北来的污染物会这样过来,空气是没有墙的,什么叫同呼吸共命运,这就是。
 
  我还有一个朋友叫老范,她是江苏人,以前我跟老郝两个人争论敝省还是贵省更污染的时候,她就在旁边说,哎呀我们南方人真的不知道什么叫污染。
 
  现在她们华东也沦陷了,但她很奇怪,她说,不可能吧,我们华东至少跟煤应该没有关系,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煤,对,我给她看这张图,这是你们家(附近)的钢铁厂,这是你们家(附近)电厂,这是你们家附近的水泥厂,在你们江苏,每三十公里就有一个电厂,而且这些企业现在排放的情况怎么样呢?
 
  在这我们就能看到,此时此刻,它们的排放,红色的全部是超标企业,稍放一点你就能看到,在华东整个地区到底有多少在超标排放,而被夹在中间的上海,它自己烧的煤也不少,它是单位燃煤量最高的国际性大都市,每一平方米的土地上要烧掉十公斤煤炭,我们的煤越烧越多会是一个什么后果?有一个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就是好煤会烧得越来越少,对吗?
 
  那我们怎么办?那么劣质的煤炭就会越来越多,劣质到什么程度?这是我们常见的煤,这个呢,这是煤吗?我最初认为这肯定不是煤,这是木头吧,因为还看到纹路,包括上面的化石,但是洗煤协会的人告诉我,这就是煤,它叫褐煤,是全世界最年轻的煤,年轻到了它的煤化程度特别低,一烧的时候将近有一半会变成黑灰全都飘在空中,那这样的褐煤我们用了多少呢?
 
  这是这些年来,我们生产它的曲线,它造成的后果是这样,2013年10月21日,第一天供暖的哈尔滨,它的雾霾保镖PM2.5在一千以上,当天的哈尔滨人们是这样生活的,我问过哈尔滨环保局,我说听说你们那两天车开出去,公共汽车都开丢了,他苦笑了一声说,别说公共汽车,连我们局长都丢了。
 
  说他那天到现场去检查工作,没一个人认出他,因为雾霾太大,哈尔滨的雾霾就是因为他们烧了两千多万吨的褐煤加上在2013年的时候,全国几十万台这样的小锅炉,没有任何标准,也没有任何监管,就这么一烧,就这么一排,就这么一放,你在高空往下俯瞰的时候,一千两百万人,就像是被水泥砌在了底下,煤本身并不一定意味着脏,德国也用褐煤,但是德国人会把它们清洁,把它们进行提质,煤是可以弄干净的,英国人是百分九十五以上都给它洗干净。
 
  那么在中国我们洗了多少呢?我们才洗了不到一半的煤,剩下的另外一半当中基本上有几亿吨是没有任何用,而且又污染又浪费的叫灰分的东西,我们就这么把它拉着,用汽车拉,用火车拉,满世界地跑,再放到煤炉子把它烧出来,毫无作用。
 
  造成的结果是这样,很多这样的煤是被我们普通的居民给烧掉了,即使在中国城市里面,我们现在都有四分之一的人是在烧散煤,他们烧的量不算大,只有百分之二十,但是这百分之二十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硫,跟所有的大电厂加起来一样多就这么厉害。
 
  最要命的是,它的毒性还非常大,在北京,冬天PM2.5的毒性远远大于夏天,光致癌物的含量就是夏天的二十五倍,它为什么会这么高?就是因为散烧煤炭是主要原因之一,它的致癌物的排放因子是非常高的,中国人几十年来早就已经在承受这种散烧煤炭带来的痛苦。
 
  在云南的宣威,有一个叫虎头镇的地方,(散煤燃烧导致它)是全世界肺癌最高发的地区之一。
 
  这是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他在咳血,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驱赶苍蝇了,所以他就请别人在他的身上放了一张粘苍蝇的纸,这是这个老人和这些年他身边,被肺癌剥夺走生命的人。
 
  而有的家庭已经空无一人,我们总是听到一种声音说,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跟我们谈环保太奢侈了,但往往受污染最严重的就是最穷的人,他们最容易受到伤害,他们最需要发出声音,他们最需要得到帮助,这些年来,我们的煤消耗大,结果是越来越劣质,还缺乏清洁,排放也缺乏控制,它造成的结果就是这个。
 
  在中国,煤炭消耗量越多的地方,它的PM2.5的浓度几乎也就是越高。
 
  李俊峰:我就说把煤弄干净最简单的办法,我们要降到20(亿吨)以下,我们的天一定是蓝的,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的煤能不能集中去燃烧去,把散煤降下来集中去发电去,我们即使再退一步,这一步你也做不到,我们把散烧的煤洗干净行不行。
 
  柴静:如果这个煤能够洗干净的话,现在排放。
 
  李俊峰:至少减少一半,我们现在的改变就两条,必须把煤给降下来,或者把煤弄干净。
 
  王跃思:如果我们目前的环保设施(和法律),就目前全100%都到位了,我们的尘排放跟二氧化硫排放,应该比现在低60%,我们的氮氧化物排放应该低35%,咱们中国的污染治理,第一得靠管理,第二还得靠管理,第三还得靠管理,习总说,法律的尊严在于执行。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手工码字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链接:http://www.wenanmi.com/wenan-228.html
上一篇:苍穹之下 第三集:复合污染 燃煤+燃油
下一篇:苍穹之下 第五集:油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