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案迷,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广告文案、广告词、广告语的网站。

苍穹之下 第五集:油怎么了?

2017年02月22日   相关:汽车尾气 环保 柴静ChaiJing
    柴静:中国用三十年的时间走完别人一百年走过的工业化的道路,所以我们煤的污染之上,还要再附加油的污染,那么我们的油怎么了,我们的油大部分烧在车上,我们的车在十年之间增加了将近一个亿,光北京2010年一年我们增加的车是多少呢?八十万。
 
  八十万是什么概念?就是把所有这些车头和尾这样连起来,可以从北京排到深圳,然后再从深圳排回来,这是一年增加,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样,北京本地的污染源当中,最大的就来自机动车,还有一个城市出乎我的意料,某城市一年的雾霾日达到两百天以上。
 
  你可以猜一下这是哪个城市,哪个?再看一次,青海,青岛,杭州,说实话我跟你一样吃惊,是因为我一直以为这叫山色空蒙雨亦奇,后来我就打电话问,杭州市环保局,他说是,因为它是全国人均机动车保有量最大的城市,平均两个人一辆车。
 
  所以它的机动车污染要占到接近百分之四十,那车多就污染吗?大家经常听到的一个问题是,东京不是比北京车多么?我们怎么没有看到这么严重的污染呢?北京市交通委给我的解释是这样的,东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坐轨道交通,他们只有不到百分之六的人在开车,北京有多少呢?北京百分之三十四的人开车,而且是在中心城区,基本这么堵着,一堵的时候一怠速,排放是两倍以上,一刹车重金属的排放会更多,所以在北京每天高峰期的时候,六环以内每个小时的PM2.5排放量是多少?一吨。
 
  北京人在五公里以内开车的有多少?将近一半,而且我们当中有百分之十二的人是在两公里内开,我们有百分之七的人是在一公里以内开,一公里是什么概念?出门可能去趟超市,去趟菜市场的概念,难道就我们爱开车,也许有一小部分人是这样,但不会这么多人都没有理性吧。
 
  我们家有辆车,但有宝宝之后我们的约定是,除了老人、小孩、机场、医院,我们基本不开,我先生每天要上班,然后他就骑自行车,骑自行车在我们家楼下是这样骑的,只能这么骑,为什么呢?
  这是我们的自行车道,它基本上天天就被车这么压着,北京五百多万辆车,只有一半是有停车位的,但没有一辆停在半空中所以它就压在自行车道上,压在人行道上,就这么开。
 
  当然全世界人性都差不多,不管的时候都这样,我们看看伦敦,当年好像也这么停的,后来伦敦就装了这个计时收费器,然后是这么停的,后来伦敦又提高了自己的停车费和拥堵费,然后车是这么停的,前两天听说深圳也这样了,说收了高额的停飞费,然后深圳的同志们是这样停的。
 
  五十年前东京也这样,不是很容易的,所以他们用了很长的时间,才一辆一辆的把它清出去,这是对城市的精细化管理的一个考验。
 
  爱车的人还会有另外一个疑问,就是这张照片,北京的夜里没有车对吗?那为什么污染也这么严重呢?它真的是车带来的吗?我也一直有这个困惑,一直到中科院提供给我这张图表,在北京每一天在凌晨的时候,都会出现污染的峰值,而且是每天恒定出现永远比当天下午的时候,有机碳的排放大概要高出两倍,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也想知道这个答案,我们就去了延庆。
 
  康庄收费站:停下,它不满足四国的一个基本配置。
  柴静:这个车不是国四的?
  司机:那怎么弄呀,刚买的新车,这是环保标。
 
  柴静:这是今年的标。3.29是什么概念?
  收费站:超了,这是国一之前的。
 
  柴静:那就是意味着没有任何排放(设施)。
  收费站:没有,基本上没有排放控制措施。绿标。
 
  司机:(环保标是)国三的。
  柴静:是哪儿核发的,河北省环保厅。
 
  司机:买的时候他说是国三的,咱又不懂这,对不对,咱只是买车啊。
  收费站:他是绿色通道的车,就是蛋、奶、油,这是城市保障系统,而且规定这个车是不处罚。
 
  李昆生:大面积造假,或者说说得更严重一点,全面造假,这是行业内的秘密,90%基本配置都不在。
  柴静:那是个什么排放?
 
  李昆生:如果三万辆车进城,那就相当于几百万辆车夜里还在跑。
  柴静:没有任何排放设施的时候,它的排放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只这一辆车,只一项颗粒物的排放,它就是国四车的五百倍,所以柴油车的比例也不算高,它跟散煤差不多,并不多,只占百分之十七,但是它的氮氧化物的排放,要占所有机动车的百分之七十,它的一次性颗粒物的排放,要占到多少呢?百分之九十九。
 
  还有更可怕的事情是,柴油车的尾气排放出来的颗粒物,毒性远比一般的大,多环芳烃是致癌物,但是,柴油车排放出来的是它的升级版,叫硝基多环芳烃,它的致癌性要高出一个量级,我在延庆的时候看到这些柴油车司机,他们本人就是这种柴油车尾气最大的受害者,是癌症的高危人群。
 
  而且去处罚他们显得很不合情理,他花的是真金白银自己的钱,他买的是有国家合法贴了,合格证的车,有什么理由去处罚他呢?如果要问责的话,首先应该问的是造假车企的负责人吧。
  柴静:也是想请您说一下为什么会出现,生产的时候就没有装这个后处理装置呢?
 
  嘉宾:有些出口的车,他还在出口那些非洲啊,其他地方还在装,还在那个国一国二,欧一欧二欧零的都还有,一些非洲的。
  柴静:但你这个车贴的是国四的标呀。
 
  嘉宾:那可能就是他们出口,比如说出口,卖的出口的。
  柴静:你的意思是贴错啦?
 
  嘉宾:造成这样一种情况。
  柴静:您的意思是贴错啦?
 
  嘉宾:对啊,他有可能贴,贴它自己内部的东西,有人要啊,就卖了。
  柴静:不知道非洲兄弟听了什么感觉,企业一定会有自己的一个辩解和理由,但是我好奇的是,十几年来,如果说这种全面造假,普遍造假都存在,而且监管部门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去处理他们呢?我们不是有法律吗?我们不是有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的管理条例吗?你这样的产品是可以召回的呀,但是从2004年到现在,这个法律在这类车辆上用过多少次呢?一次都没有,为什么?我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
 
  就只有当它处于危及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的时候才能召回,人家说了,这个环保设施不装跟安全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出人幸,所以就没有召回的依据。
 
  那我们有没有处罚它,让它销毁的权力呢?我们有,大气防治法已经规定了,你既可以让它停止违法行为,可以罚款,也可以让它没收销毁,那2002年这条法律到现在以来,十几年过去了,它用了几次呢?一次都没用,为什么呢?我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必须由依法行使监督管理权的部门来行使,每个人都说,我不知道这个部门是谁,那一共跟这个机动车管理(有关)的就这几个部门,我就挨个问了一下,我先问了一下环境保护部。
 
  环保部说,听说不是我,我又问了一下工信部,工信部说,绝对不是我,我又问了一下质检总局,质检总局说,应该是我们三个吧,也许他们的困惑有一定的理由,就是你这个法律怎么不说清楚到底谁管呢?那我只好问全国人大了,我又问的全国人大,他们给我的答案是这样的,这条法律执法主体确实不明确。
 
  这在我们的立法当中是非常少见的情况,为什么偏偏在大气法的53条当中,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丁焰:当时我们问过,你大气法为什么要这么写?为什么不直接写我们,人家说了,就是因为当时定这条的时候,很多部门反对,不能你环保管,但是最后这个法就过不去,过不去最后等于就用了一个模糊的写法,就是叫有执法权的去做。
 
  柴静:听上去就是你们三家都查环保
  丁焰:但是实际上你还是没管住啊,合格证全是真的,车型也全是真的,环保部门也发了那个绿标了,也是国四的,没有一个部门去看那个车到底是什么?只有那个车是国一的。
  柴静:你说你(环保部门)有执法权,也不会有人说有问题,那你就去执法。
 
  丁焰:环保部门肯定是有惰政的嫌疑,这个我承认,肯定是这样,你也没有再追。
  柴静:那你们这些年来你们执法连点儿牙齿都没有?
 
  丁焰:我现在都张不开嘴,我怕人看见我没牙,环保尴尬不就尴尬在这儿吗。
  柴静:尴尬的不光是环保部门,车企也挺尴尬的,那个造假的老板后来就跟我说,如果环保部能够去执法,去抓那些造假的车辆的话,我保证第二天就生产真的,否则的话我生产真的,别人生产假的,明天我就垮了,然后我就问丁焰,我说你觉得人家说的合理吗?他说合理,不执法的结果就是逼别人作假。
 
  车企还有一个说法,说我们国四的标准早就已经确定让大家上新车,但是国四的油迟迟不供,而且供上来的油品质也不高,我们就在延庆的时候随即抽查了这辆柴油车,这是在北京加的柴油,已经是非常好的,全国最高的水平了,但是它的柴油测出来之后,它(的硫含量)是欧盟和日本包括美国的二十五倍,这样的一个柴油品质,那我们的汽油是什么品质呢?
 
  这是环科院发给我的一张表,这张表我每次看到都很痛苦,因为完全看不懂,还好他们给了我一个结论,就是这代表我们国家的油品,长期比发达国家低两到三个等级,只要提高一个等级的话,我们排放可以减少百分之十,我们看上去有好油,我们就国四以及以上的油,但是这部分油只占百分之三的比例,这就是杭州的痛苦,杭州有钱,想买好油,但是2013年之前就是没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你只能烧国三的油。
 
  即使在北京,看上去我们的硫含量跟欧洲已经接轨了,跟美国已经接轨了,但是你在看看下面这四项,咱们都看不懂的数据,但是里面深埋着一些危险,要么它们就是增加大气的氧化型,形成颗粒物,要么就是增加毒性,最后一项蒸气压,它增加的是汽油蒸发出来到空中的强度,我原来想蒸发能蒸发多少,后来环科院的专家跟我说,你看看这段视频吧,这是用红外线拍摄的,加油站如果不加这个油气回收装置的话,它蒸发出来的量是这么大,每一升大概要蒸发出1.5克,到大气空中带,而且我们平常开车的油箱,也会自己蒸发出来。
 
  它蒸发强度大到什么程度?就是在北京,我们光蒸发出来的碳氢化合物,就比汽车尾气排放出来的还要多。
 
  而这一项物质是PM2.5的重要原料,那为什么我们不赶紧把油品弄的干净一点呢?石化行业的回答是这样的,因为国家标准不够高,这个说法看上去是合理的,你没有理由去要求企业生产比国家标准更高的油,对吧,那我们就去问,环保部,环科院,参与制定油品标准的人,你为什么不把标准定高一点呢,他给我的答案是这样的。
 
  岳欣:这个小标委(石油燃料和润滑剂分技术委员会)呢,就是绝大部分,大部分吧,还是这个石化行业的人,大概是百分之六十七左右,大标委( 全国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更多,大标委几乎我记得好像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石化行业的人,标委会的秘书处也在石化行业那儿。
 
  柴静:那这个标委会的委员会主任。
  岳欣:也是石化行业的委员。
 
  柴静:我曾经还以为你们可能能有一票否决权呢。
  岳欣:照说应该,是吧,环保嘛。
 
  柴静:岳欣这个苦笑实在是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他说我唯一能体现我存在感的就是进门的时候在签到本上写我名的时候,因为以前我连个投票权都没有,他说他们也会极力地想要推动这个油品的升级,但是石化行业往往的解释是这样的,我们国家的是很大一部分从中东进口来,对吗,然后比如说伊朗的油很多是重硫油,在德黑兰,他们自己也承受着这种油品质量不好带来的困扰,雾霾很大,但他们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升级的工艺,可是中国的企业是不缺这个技术的,双方的分歧在哪儿呢,就在钱上,国Ⅲ升国IV的时候,环保部说一升(涨)七分钱就够了,石化行业说那不行,得五毛钱,我说那你们双方就摊开成本算一算嘛到底是多少钱,很简单的事情,他又苦笑了一下,说别说是我了,你去问问发改委财政部你看他们能知道吗。
 
  国家发展改革委某官员:控制不了,比如说你是独生子,你这个小孩要学坏,你做母亲的有甚么太大办法,只能全心全意打一顿呗,别天天打啊,人家有十个孩子也不会调皮捣蛋的对吧。
  柴静:他们在你们面前。
 
  国家发展改革委某官员:人家根本不搭理我们,他副部级单位,你拿什么招啊,他搭理你啊,你价格司今年不涨价明年逼上门来,你涨不涨,不涨我断供了,就这话。
  柴静:我不知道环保部和发改委说的这些话是不是真实,有没有依据,所以我需要查证,我就向我们国家的石油标准委员会主任和中国石化集团前总工程师曹湘洪先生提出想见面跟他聊一聊问几个问题的想法,然后他同意了。
 
  柴静:如果是石化行业的人占多数的话,有可能会损害到了大众的一些公共利益。
  曹湘洪:组织石油产品标准的制定不应该找一个不懂炼油企业的人。
 
  柴静:环保部门的人不懂吗?
  曹湘洪:环保部门我认为他不懂。
 
  柴静:如果标准是你定,然后升级的时候你又说升不了,然后到了期限你又供不了油,然后你可能会说出很多原因,但人们就不信任你们了。
  曹湘洪:但是中石化不牵头来起草,谁有能力来起草这个东西。
 
  柴静:比如像有的国家,第一它的环保部门有懂行业的人。
  曹湘洪:对。
 
  柴静:第二他在提交这个草案之前,他就会跟石油行业的人有充分的接触了解沟通博弈,到最后的时候他的健康报告他的经济报告全部都提供给委员会,然后通过公开的一个程序让大家来做研判,而且都有彼此发言彼此辩论的机会,如果是这样的方式,您觉得是可以考虑接受吗?
  曹湘洪:可以接受啊,我早就想卸任这个标准化委员会主任了。
 
  柴静:真的吗?
  曹湘洪:真的,外面人就说你拐向中石化,中石化就说你吃里扒外,里外不落好。
 
  柴静:你们能不能把自己不管是投入还是升级的所有成本能够公示?
  曹湘洪:现在社会上自然地对中石化中石油这样的企业有一种不信任感。
 
  柴静:您认为这种不信任。
  曹湘洪:我们很多人不讲辩证法,只要是优缺点就把你无限放大,越描越黑,还不如不说。
 
  柴静:大家会想说为什么我们不把标准提高一些,用它来倒逼油品的升级呢?
  曹湘洪:万一出现了因为断供引起的社会不稳定,社会动荡了。
 
  柴静:那有没有可能把成品油市场干脆彻底放开?这样不就不存在断供的可能了吗?
  曹湘洪:弄的不好就出大事了,不是阿猫阿狗谁都可以来搞经营的。
 
  柴静:那他肯定会想着为什么中石化、中石油挣钱呢,大家也都可以挣钱。
  曹湘洪:是大家都可以赚钱,所以我同意深化改革,逐步放开,如果国家要决定要说是推动这样的改革,那你国家去研究去吧,可能会有什么样的风险。
 
  柴静:大家会觉得说现在你中石化已经是世界500强之一了,刚刚公布的是去年的营业收入是2万亿,是一个如此庞大的一个国有企业了,那么为什么不能够在这个关于环境问题上能够更多的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呢?
  曹湘洪:中石化是大,就像一个人很胖,但是虚胖。
 
  柴静:全世界的石油企业都会去尽量维护自己的行业利益,这是一个公司的天性,这无可厚非,我们很想知道说其他国家到底是谁在制订这个标准,这是我们目前为止查到的结论,澳大利亚、韩国、日本、墨西哥、加拿大基本都是环境部在主导标准,即使欧盟这样的欧洲标准委员会来定的时候它会有行业协会的声音,但是也没有出现过由石化行业来主导标准制定的情况。
 
  那为什么在我国国家车用燃油质量标准是由石化行业主导的呢?一个国家的选择有它的历史原因,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石油处于极度紧缺状态,长安街上的公交车需要头顶一个煤气包行驶,远未到考虑燃油环保指标的时候,环保部门也未成立,所以标准的制定是由当时石油部下属的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负责,1983年,国家机构改革石油部撤销,石科院划归为中石化下属,国家部委制定标准的职能也就此交给了企业,2005年,第一届国家石化标委会成立时,石化行业自然形成主导局面,十年来,中国同时需要解决油品质量和数量的双重增长,量级世所罕见,两大挑战并存。
 
  随着经济发展,环境保护被重视,公众对于车用燃油质量的升级期待升高,标委会内部也随之发生变化,随着石化行业仍然保持一半以上的优势比例,但是非石化行业人数两年内已经有所增加,并增加了投票设置,任何一个国家的油品标准制定最终都来自于它对环保和经济最佳平衡点的选择,中国石标委未来的变化也将取决于此。
 
  在中国,除了我们的油品标准低之外,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在我出发之前远远没有想到的问题,就是我们有一半的油是完全失控,全球十大港口现在有七个在中国,远洋货轮带来的污染之大,在靠近海岸线四百米的地方,它排放的污染相当于五十万辆大卡车,所以在深圳百分之六十的二氧化硫是来自轮船的,也许你不在港口边上,但你生活在河流的边上,中国二十多万艘这样的船,它们用的都是最差最差的那种重油,污染到什么程度,有的码头上你可以用手把黑炭一粒一粒地捡起来,也有可能你会生活在机场的边上,飞机一起飞,一吨煤油没有了,一落地一吨煤油没有了,所以(广州)白云机场(每天)排污量相当于六十万辆出租车的同时排放。
 
  也许你既不生活在港口边上也不生活在河的边上也不生活在机场的边上,但是你一定遇到过这些车,这些是工程的施工车辆,有一次我在河北看到它们的时候,我以为前面失火了,绕到前面一看,是它在排放黑烟,我们就跟着它进入了其中一个村庄,看到村庄门口是这样的,这个小房间里面是村里人在这儿打麻将、卖彩票,还卖柴油和煤泥,我不知道这些柴油从什么地方来,当时我们跟环保部一起,环保部门的人就说那这样,我们去查一下看看吧,他们就现成买了一个柴油壶,然后就进了最近的一家民营加油站,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那么等我下去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证已经被老板夺走了。
 
  这老板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每个人都默默无语,然后就拎着柴油壶就都散了,他说得太狠了,从煤到油一项一项下来,煤和油的消耗都这么大,我们的品质相对低劣,我们缺少清洁,我们还在排放的时候缺乏控制,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一直到这个老板这句话我觉得他莫名其妙地道出了某种事物的本质。
 
  嘉宾:洗煤不到一半,我们没有这个约束,我们没有这个标准,没有这个国家规定。
  嘉宾:河北的钢铁是到什么程度,已经到了你取缔不了的程度。
 
  嘉宾:对,这车是不处罚。
  柴静:14年的时间了,这个处罚就没用过?
 
  嘉宾:没用过。
  岳欣: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石化行业的人。
 
  曹湘洪:环保部门我认为他不懂。
  嘉宾:环保尴尬不就尴尬在这,我现在都张不开嘴,怕人家看见我没牙。
 
  柴静:环保部门有这个义务权力。
  老板:你有义务,你有义务没这个权力。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手工码字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链接:http://www.wenanmi.com/wenan-229.html
上一篇:苍穹之下 第四集:煤怎么了?
下一篇:苍穹之下 第六集:环保部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