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案迷,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广告文案、广告词、广告语的网站。

苍穹之下 第六集:环保部去哪了?

2017年02月22日   相关:汽车污染 环保 柴静ChaiJing
       柴静:所以有一天晚上,有一个从事环保工作的人给我发了这张照片,这是1999年的报纸,当年他大学毕业,他说他受到感召,然后进入环保局,很想有所作为,他说现在我怎么觉得我有的时候就是一个吉祥物呢,我安慰他嘛,我说你怎么这么说,他说你是一个调查记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如果)你没有土地手续您敢不敢建?
  任保明:不敢建。
 
  柴静:您要是没有这个工商手续,没有税务,您敢不敢建?
  任保明:不敢,不敢。
 
  柴静:那为什么没有环保手续就可以?
  任保明:环保手续应当是有,应当是有,慢慢就有了。
 
  柴静:慢慢就有了。
  任保明:嗯。
 
  柴静:这些情况你们发现了没有?
  曾树茂:都采取过措施,现场检查,询问笔录,处罚决定。
 
  柴静:那事实是他建成了还投产了。
  曾树茂:该走的程序走了,该下的处罚决定书下了,企业不去停咱们也没有办法,就是这种无奈吧。
 
  柴静:那你这个就算是违规建设了。
  任保明:哎呀,不违规的也不多吧。
 
  张旭光:政府对于焦化我们始终是冷静的,我们采取措施之后呢,后面的这股劲我们给压住了。
  柴静:压住了?压住了还会有这么三十多个违规项目上来吗?
 
  张旭光:作为孝义我们态度是坚决的。
  柴静:如果你们态度是坚决的话,那么这些违规项目就应该一个都不能上马才对呀。
 
  刘向东:它这个猫呢是地方政府养的猫,它这个猫能不能捉耗子,捉几只是由政府部门说了算,不是环保部门说了算。
  柴静:我们走过了长达几百米的海岸线,看到的都是同样的黑色化学瘀泥,闻到了四到五种化学药品的味道。
 
  我们在这坐在这闻到的这种次比味道是什么味道?
  陈志明:我的嗅觉可能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灵敏。
 
  柴静:您是说您闻不到?
  陈志明:没有(您)那么好的灵敏度。
 
  柴静:一吨钢,如果把它所有的环保成本省下来,不去装的话,它能够省一百块钱,一吨煤,能够省一百五十六块钱,一辆车如果不装环保设施的话能够大概省两万,油品少升级一次,能够省五百个亿,十年前我问空气中是什么味道,我没有得到答案,现在我知道了,空气中是钱的味道,当年拍摄那段采访当地的市委书记跟我说,你可一定要拍下我治理污染的成果啊,所以他就让我们拍了这段。
 
  他很满意,说了一句话,小柴啊,我这个是为你们炸的,三年之后我又去了,原地建了一个更大的,倒是装了环保设施,我问说运行过吗,老板搓了搓手说,哎呀快了,当时那个书记跟我说,都跟我讲环保跟我讲环保,我问你,谁敢把中国的经济掉下来,我也想知道这个答案,所以十年之后我就去了河北的钢材市场。进去之后,空空荡荡,这些粗钢都已经生了锈,埋在荒草里头,然后有的都做了鸟窝,我就问这个经销商小伙子,我说生意怎么样,他说你看看旁边有车来拉吗,他说这么多企业生产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最低端的东西,而且只靠量竞争,只靠价格竞争,到最后我现在还不如去卖白菜呢。
 
  我们生产一吨钢,要消耗多少能源呢?六百公斤煤炭,三到六吨水,我们要排放多少呢?这么多二氧化硫,还有这么多烟尘,那生产这么一吨钢它现在利润有多少?你可以猜一下,多少?一千?连一只茶叶蛋都买不着,一吨钢2014年(的利润)不到两块钱,那我们烧一吨煤呢,我们大概得排放多少污染物,这么多二氧化硫,这么多二氧化氮,这么多一氧化碳还有这么多粉尘,你也可以猜一下一吨煤现在利润多少,两个茶叶蛋,你还真是高估了,它的结果就是连一杯饮料都买不着。
 
  我们三十九个重工业当中,现在二十二个严重过剩,所以中石化的曹湘洪先生有一句说的是挺准确的,就像一个人,胖,但是虚胖,可是,这些企业现在还在接受着大量的补助,可以看一看,这是2011年到2013年政府给予这些钢铁的上市公司给它们的补助,其中有一家企业为了避免让它退市就隔一年给它补一次,补多少呢,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二十,二十亿,隔一年二十亿,而其中有一家已经严重亏损的企业在拿到这个补助之后,在他们的办公室里面挂了这么一个条幅,贴身肉搏,刺刀见红,誓比某钢便宜一百块,所以央行的副行长刘士余把这些企业叫做僵尸企业,它们在消耗着大量的金融资源,们将给我们的实体经济带来不可估量的风险,而这些企业到目前为止还在扩张。
 
  前两天我收到一个小女孩的信,她跟我说,她们家边上的焦化厂到现在还在扩建,要把她们家的房子拆掉,她爸不同意,然后她爸就被打伤了,她希望我能帮帮她,这个女孩就是十年前那个看不到星星和白云的王慧卿,我问她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她说阿姨我现在顾不上身体,我现在只想让我们全家能够有一个住的地方,还好前两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说那个焦化厂的老板刚刚被纪委带走了。
 
  但是这些已经被认为是严重过剩的行业,还有将近一半的省份在十二五规划当中仍然把它们列为支柱产业,理由也很简单,如果你城镇化还要发展,只要提升百分之一,这些东西都能消化得了,只要你盖房子就需要钢铁,只要你修路就需要跑车,不是吗?
 
  清华的江亿院士告诉我,中国的城市也已经到了严重过剩的程度,甚至比工业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太相信,因为我觉得三十年来像我们这样普通家庭的变化和对生活的改善都是依靠城市化的建设来进行的,在我小的时候我跟我妹妹出生在这么一个大宅子里,它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住了十几户人,后来这个条件改善了,到了我妈的工作单位,我们分的房子,这个房子有十二平米,住我们五口人,晚上睡觉的时候呢,我们就把这个床板再加一块木板用椅子垫着,就变成双人床,这是我卧室的窗户,还挺洋气呢,实际上这个卧室很小,它没有窗,所以我只好在上面挂了一幅画,代表一个小小文艺女青年的幻想。
 
  这个是我要去上大学的时候,那个县城的样子,每天我就走这条路去上学,它那个时候还是这样一个面目,那我们家这么多年的变化证明千万个普通人的家庭是需要建设的,(江亿)他问我你是不是好几年没回山西了,我说对,他说你去看看吧,在今年我就带着孩子回一趟山西,沿途用手机拍下这段视频。
 
  我为我的家乡能够有一些变化感到特别高兴,因为那里的人们需要富裕,需要发展,但让我意外的是,我在这个县城里看到了那么多的房地产广告,和那么多的楼盘,但是它们空着,我就问我一个亲戚,他投资了当地的房地产,我说这个楼盘到底卖出去多少,他说两三成吧,我说那为什么卖的少呢,他犹豫了一下说好像官员实名制之后就卖不出去了,他呢就把我们全家人安置进了当地的一家酒店里面,我一到酒店门口差点吓回来了,因为它是一个声称是五星级酒店,而且是安排了一个总统套间,我说千万不要,他说哎没关系,才两百多块钱。
 
  我们家开车进这个停车场,这个停车场一盏灯都没有,乌漆抹黑,然后就颤巍巍过来一个大爷拿了一个手电筒,给我照着,然后一路又把我们送进酒店大堂,然后又照着手电筒把我们送过走廊送进房间,整个酒店连灯都没有,因为没有人住。
 
  回到北京,我跟江院士又聊起这件事情,他跟我说你看到的山西只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在中国,每天要消失八十个自然村,我们房屋的平均寿命只有30年,在中国一共有200多家地级市,其中184家要建成国际大都市,现在中国有13亿人,但如果我们把目前城市规划当中这些人口都加起来的话它是34个亿。
 
  1998年,我拿着一个小箱子来到北京的时候,在这儿上学,找到工作,在这个城市找到我自己的价值跟归属,如果没有中国的城市化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在山西我父母帮我找的一个单位里面戴着蓝袖套打着算盘度过余生,城市给了我们个人的自由,也给了这个国家三十年来的繁荣,未来还会有三四亿人要进城,这个必然到来不可避免,他们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不可思议的文明和财富,但是假如用投资拉动工业或拉动城市发展的模式不改变的话,结果会是什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的测算是十五年之后我们的耗费量会达到六十亿吨,我们的用车量会达到四亿量,这意味着什么,清华的倪维斗院士告诉我说,这意味着:

我们将在用光所有的资源之前我们就用光所有的环境容量,这意味着在中国雾霾还只是刚刚开始,堵车只是刚刚开始。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手工码字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链接:http://www.wenanmi.com/wenan-230.html
上一篇:苍穹之下 第五集:油怎么了?
下一篇:苍穹之下 第七集:我们怎么办?